当前位置: 主页 > 现场直播 > 内容

___

时间:2017-10-10 16:0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转载文章,标题中的维族人仅指那些占维族少部分犯罪,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原作者:zxkbag

  我是在新疆长大的,是在乌鲁木齐wei族人聚集的片区长大的。7五就是在我长大的地方那片砍的。以我经历我想我比吧里的绝大多数人都有资格来扯这个问题的蛋。本文,我会先从wei族人挑事动手的特点开始,从日常生活的小事说起,进而谈谈我对如果正好碰到了east突T上班应该如何做的看法,最后是狂如何处理死的看法。

  普通wei族坏通常挑事的方法就是让你搭理他,然后他就和你纠缠不完,接着就会有同伙围过来,人一多他们胆子就大,然后以武力相。典型案例,约2003年有一次和老妈在该区域内某正常马(双向四车道)的人行道行走,手中没有拿行李,只有老妈拎了一个女士包,穿戴也没有惹人注意的地方,时值中午刚过,上人不多也不少,平均十几米会有一个人。一个穿戴不邋遢的wei族青年迎面走来,故意使劲撞我一下,我知道他是来挑衅的,按照自身的行事原则快步前行离开(遇到wei族人挑衅,最明智的办法就走开,平时我一个人走都是速度超快,根本不可能有人从后面追上我,有人喊我,除非先想清楚这个声音是谁否则就装作听不见,wei族贼很懒的,懒到你走远了他都懒得追)然后那青年从后面跟过来,说你撞了人就完了么,说对不起。我拉着老妈更快步走,这时候老妈让我给他说对不起(她的意思是息事宁人),其实这是错误做法,这样就中了他们,我烦她唠叨,就边走边说对不起,然后赶紧走,这时候青年又围上来说“说对不起就完了么。”此时看到后面又一个青年来过来,这时候就是他们要形成包围的态势,如果不采取行动,接下来就是会围上来一群人,也许有同伙也许有不“不明”的群众,但是绝对不会有汉族人。这时候我抓住老妈直接跳到行车道上往马对面走,那青年看我们要走,直接上来抢包,抓住包带子,我使劲一登,拉开了,然后过马,他们就不追了。

  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在那片生活的汉族(回,锡伯族等)人可能都遇到过。这个小事常非常典型的,反应了wei族的一些普遍特点。比如卖切糕,也是同样的套,先是和你产生谈话,然后找理由缠住你,然后包围,然后武力。讲道理只能让自己越陷越深,办法就是不搭理,迅速离开。这些事情他们往往在附近有一群人潜伏着(大撒网),无论谁钓到鱼其余的人就会在“恰当”的时候,也就是发起争执当你想讲理的时候围过来。而由于某种原因,7五之前,对一群大街聚集的wei族人是无解的存在。但是这种套有一个弱点,就是他是守株待兔的,他们没有胆量离开人多的优势行动,而一群人也无法突然转移。

  以上是劫,下面再说说偷。wei族小偷很,但是也很有特点。1地域性,乌鲁木齐绝大部分wei族小偷在其聚集区内,因为他们其实很胆小,就好像十几岁的小年轻,表现的牛逼哄哄,其实内心里全靠集体提供的安全感。2,偷窃手法粗糙,完全没有偷的艺术,不怕发现。3偷抢不分家。

  案例,十几年前,还是那条马,我坐正规的公交车(中巴车),车里很挤wei族人比正常的多但是这也不算反常,一辆车中大约有4,5个汉族人吧。在下车的时候一个wei族故意挡在门口,使劲拦住我,车上很挤,推推搡搡很正常,但是他的阻拦让我感到一丝不对劲,那时我重心一低,侧身一顶,一下子下了车,此时听到身后一声叹息,回头一看,拦车门的人身后那个人伸着手,我的钱包已经被揪出来一半。cao ta 马,一车几乎都是贼。

  wei族小偷不一定都是衣衫褴褛的,也有穿着人模狗样的,但是共同点都是毫无技术含量。案例,在国际大巴扎,有一次和家人买石头,一家人趴在柜台上正看着,突然来了几个看穿戴也像是买主的wei族靠过来,分别在两边。我一下子就了(太没技术含量,悄悄的进村都做不到)因为卖石头的柜台人少,不常扎堆,就算碰到了,他们也无理由从两边摸过来,应该集中在一侧。我当时的盯了我旁边的那个一眼,感觉一下钱包的,手里攥着一个前面买好的石头,暗暗做好随时抡起来盖他脑门的准备,装作继续挑柜台里的货品,但注意力全在他们身上。虽然明显看到我发现他们了,但他们并没有当即离开,而是在身边装模作样了一会,看没机会才走。当时由于一些特别的原因,如果动手,我有100%的把握控制扩大后的局面,所以我才做了打的准备,否则我会立刻叫家人快速离开。摊主说不定和这帮人也有染,因为这种贼就是成天在那里晃悠的,摊主脱不了干系。

  回复class=copyright style=cursor:pointer; onclick=mini_copyright(1、本主题所有言论和图片纯属会员个人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

  5、本帖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但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线、如本帖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或添加原作者

  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贴者而删除本文, this.href);return lse;

  日常生活之行走。我在xj的日子了,如果我是一个人走,我会始终在最快速度走。这常有效的措施。首先小偷很难对一个快速行动的人下手,其次后半身是安全的,没有人可以悄悄从后面接近你,如果他维持你的步速必然发出声音而且在人群中很突兀,这样只用耳朵听就可以照顾身后了。一般贼不会选择这种对象下手的。快速行进还减少了贼对你的观察时间,不观察好,贼一半不下手的(起码要确定你有钱啊)。

  如果有人在上叫你,不要答应,脑子里去辨别是否是熟人的声音,如果不是装作没听到,哪怕是在你耳朵边喊,总之对任何形式的不明交流一个字“不知道”。

  观察,如果说行是被动的安全,那么观察就是最重要的主动安全。从大到小来说,到一个地方先看富裕规则的遵守,来对情况有一个大致的判断。再具体一点,远远看到有人聚集,早早就离远。再具体一点观察附近的人的行为对其后续行为进行预判。再具体一点,观察一个人是否有同伙,是否带dao。观察是否有可利用的势,工具等。

  案例,繁华区域偶遇小混混。前几年,我在三四环之间的某电影院+游戏厅的地方看完电影出来约晚上点站在吧台和人聊天。由于处于繁华地带的商业场所,所以我是很放松的。这时候一个人站在我侧面问我,你是不是某某某。我没听到,继续聊天没回头。他又问了几遍,继续不理。然后他将一只手抓住我的肩膀继续问。这时候我才回头看他。一看小混混模样。我四下扫视了一圈,主要是看有没有他的同伙和线情况。然后缓缓的对他说,请你把手拿开。他继续和我搭话“你是不是某某某,刚从西安来的”。我知道他是来找事的,不搭话,观察他,腰里没家伙,体格一般正面对我站着(我是侧对他),刚才扫视时候也没有发现他有同伙,初步判断是一个人的小混混。这时候我就有把握了,也选择了接下来的战术。先火力侦查一下,我稍稍拉开了步子,重心稍偏左腿,右手放在他看不到的右边身侧,然后有意的下沉一点重心。旁人看不出来,但是面对面的他应该能看出来这些反应。我同时观察小混混,他居然对此毫无反应,还是当初那副2b样,面对着恩。我心中大喜,丫没有任何格斗经验。我做出上述格斗准备姿势一方面是为了加强安全,一方面也是向他传递别惹我的信息,结果他居然没接受到信息,以sb的正面对我而,说明丫就没打过。

  丫果真和我预判的一样,是打游戏的小混混没钱了出来搞钱的。不过当时他问我时候是说“你是不是某某某”也有可能是真认错人了,把我当成他的仇家(这种可能性不大)。但是如果真的是后者,那么他就是进游戏厅喊人的,待会我可能会面对数人的。那时候我可以选择从正门走,从消防通道走(一遇见混混时候的扫视就给消防通道入口记住心里了),留下。我选择了留下。正门走,最,因为如果是仇家,门口可能有人堵。消防通道安全,因为电影院的消防通道肯定会是通畅的,不过万一那边也有人堵就完蛋了,里面没人没摄像头。留下是考虑到我处于营业场所,发生任何事情都有商家跑不掉的,而且我也想确认到底怎么回事。

  打定主意,首先我大声对吧台服务员喊,请叫个保安来。服务员没搭理我,我又喊了几次。其实我没指望保安,这么做只是为了万一待会发生什么我可以证明我对此已经做了努力,而商家明显玩忽职守。然后就开始满世界找家伙,并呆在靠谱的等。我右手轻轻放在吧台上的一个重物旁。后来我复盘的时候发现,其实这个时候和吧台要一瓶啤酒就可以了。

  这时候吧台一个服务员悄悄过来告诉我,那混混在这里待了好几天了。这下我心里放心了,排除了被误认为仇家的可能,只是想来抢点钱罢了。正在我要离去的时候,混混又出来了,东张西望,又在寻找目标。我死盯着他,他一抬头,看到我死盯着他,害怕了,放弃寻找目标回游戏厅了。我放心的离开了。整个过程就是不停的观察判断选择。

  而选择的方向是最安全的方向,而不是对方的方向。如果首次观察时候发现他有同伙在侧,或者他带着dao子,或者他体格强健明显有丰富格斗经验,或者他真的是把我错认为仇家。情况都会有所不同。

  前年十几个黎族的小混混在村镇级的水泥上横放摩托,摆明了是来拦的,我坐我爸的摩托,为了避让他们差点掉沟里,于是我爸说了几句,连我都没听清楚他在说什么,那几个混混我爸骂他。于是他们下车吵了半天,差点打起来。还好我干爹来了,说了几句好话大家就散了。其实以我爸和我干爹那经验打10个都不是吹的,当初我爸他们读书时都是学校。的,加上我干爹当过,我也能打两个,完全可以秒了他们,但我干爹跟我爸还有他们讲了几句话,好像大家都懂了,就我没懂,到现在终于明白了。

  以上,偷抢买卖都有了,这些日常生活容易碰到的麻烦就告一段落。下面开始介绍xj的一些基本情况,因为内地的人对xj太多,我得给一些事情说清楚才能继续。由于我生活的局限性,只是讲讲我所处的,而xj很大,我所说的不一定有代表性,所以也请我的新疆老乡们一起来更这个帖子。我想每一个xj出来的人都对国人对xj的感到过生气和委屈,这里就发出自己的声音,让大家客观全面了解xj吧。不靠自己,没有人帮得了。

  介绍一下作者家世,我是出生在xj的汉族人。50年代爷爷奶奶姥爷姥姥是援疆干部,去了就再也没有回去。抗日战争时期爷爷从抗日青年团队长当村长然后加入正规军。因为会识字而且可靠,一直在身边工作。这样虽然也发生过几次要命的(都差点死掉),但才全须全尾的活了下来。村里参军的几十人,除了中间逃回去的,只有他一个活到了解放。奶奶也是抗战时期的军官。解放后都在中央直属机关工作。53年,中直机关抽调150名干部,分为3队支援xj。当时说的是去工作3年(其实是的),但事实上很难再回来的。和现在的援疆干部不同,我没听说过爷爷说过有任何还是发财的鼓励,就是让你去,你就去。当时三个队有三个队长,爷爷是其中资历最浅的队长。那个时候出发就像命令一样容不得,一个佐证就是当时我姑姑还是月娃子,就得跟着上火车走,差点挂在上。而且当时其实内心没有人愿意去。走到半上,有一些干部就闹情绪去了。我爷爷说,当时另外两个资历深的队长也不说什么,他就去劝说大家继续。因为不去不行啊,难道还得回原单位报道?(其实我估计当时如果就死拖着,可能最后也就不用去了,这些干部还能都了不成),最后的台阶是,有人提出xj太冷要xj给每人准备一套冬衣和靴子。爷爷就给xj发了电报,这才哄着大家继续坐火车走。到了xj其实也没给发那些东西。去xj具体做什么,事先是不知道的(所以就更别提了),人到了之后按照各自的级别再给分配工作。

  我上大学时候和同学说我家是50年代援疆的,一个同学还说,那都给升职了啊,搞的我占了多大便宜一样。我tmd想想就想。升ni ma bi啊,那时候人和现在人一样么。连调动回原单位的都没有给你,怎么可能给你好处。我觉得当时就是老实人,谁老实就搞谁过去。去了之后就是工作,,工作,退休。唯一一次可能回内地的机会是回,解决夫妻和一个孩子的工作。就不要想了。没有回去,主要因为那个年代工作基本上都是体制内的,只解决一个孩子没法搞。然后就是离休,反战争六十周年时候发了勋章。我爷爷当时说新闻上胡给他的发的勋章,他也有。然后就是生病了,住院,生病住院,最后走了。临走前在昏迷中所说出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是八军,我是八军!后来硬是没有搬。没几天,走了。后来硬是没有搬。没几天,走了。那个医生出现时候我不在,要是现还有一次,我tmd当即就让他。这不需要预案。

  笔者有很多亲朋好友在新疆工作,对新疆了解也多一点。有个朋友就说过:“我父母都是支边的干部,我从小就生长在这个少数民族地区,我工作地点也在这里,直到现在,反正84年前,我是没有感受过什么的”。

  84年以前,汉族和少数民族的界线也在不断的弱化,民族之间通婚的事,也很多,都没有什么感觉不一样的,一直到84年实施民族区域自治前,其实那时候民族之间的隔阂,已经逐步的在消除,很多少数民族的后代,民族一栏里,直接就填写的汉族,没有优惠政策,也没有什么所谓的高考加分,也没有大学的民族预科,填写什么不是一样的?很多民族通婚的后代,也直接填写的汉族,并以此感到很受尊敬。

  自1984年10月1日起施行《民族区域自治法》后,一切都变了。《民族区域自治法》里: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发挥各族人民当家作主的积极性,发展平等、团结、互助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巩固国家的统一。

  84年后,实行了所谓的民族政策。推行民族自治法,实施了少数民族的各种优惠政策,单位上原来一起长大的可以是汉族也可以是少数民族的同学,高考前为了有加分,一下变回了民族。很多学习差得不行的因为民族预科呀什么的加分政策,一下进了象牙塔,成了今天的国家干部,更多的是因为地方突然来了一个什么政策,单位一把手必须是少数民族,结果那些个什么什么单位,全成了他们的舞台,喝酒、跑关系、拉帮结派,是他们唯一的工作,许多有能力、有知识、有文化的汉族干部直接就被排除在领导干部系列以外,要不业务单位副职由汉族干部担任,紧跟着又搞了什么下山回乡的政策,就是汉族干部在少数民族地方工作多久,就可以回到原来的地方工作。这样造成了原来许多非常优秀的汉族业务干部离开了他们曾经播撒热血、留下青春为之奋斗的地方。

  单位一把手为什么必须是少数民族?这个是发展平等吗?跟陈独秀放弃的领导何异?我们不曾被拿枪的敌人打败,也没有被不拿抢的敌人打败,但为什么要自己缴枪投降?

相关推荐